华尔街伤势威信 恐怖袭击全球集中爆发!

    最近看到有同学在感慨,怎么1219号的晚上像是睡了半节世界历史课,一下子就错过了那么多大事。其实呢,倒不是大事凑巧都在那一天发生,而是那一天有必要发生一些大事而已。

    

    我们先来具体看看:最早发生的应该是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在参加活动的现场被枪杀一事。这件事情会对俄土关系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呢?说实话,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国土扼守全球战略要冲,但国家不大、自身实力有限,根本起不到左右国际局势的作用,那么他就只有一条出路,在大国的战略需求中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也就注定了土耳其要么在大国间保持绝对的平衡、要么就要紧抱一条大腿忠心不二。随着去年俄土关系的缓和、以及缓和后美国策划的土耳其政变未遂,这都已经决定了土耳其政府现在只能抱紧俄罗斯,在俄罗斯的战略框架下实施自己的国家战略(比如清剿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在这种状况下,他除了赶紧跟俄罗斯加强沟通一起抓捕凶手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况且,在这之前,几天内土耳其也遭受过恐怖袭击,政变未遂后的土耳其已经成为美国某些势力破坏和威胁的对象了。而俄罗斯方面,更是需要土耳其这样的战略支点,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轻易改变外交策略?更何况,大使被暗杀本身就是一个刑事案件大于政治意义的事情,正常的逻辑都是合作追查的。也就是说,单就事件本身,离着动摇俄土合作的基础还差得远呢,反倒是这件事情之后,有些媒体刻意引导舆论,制造俄土两国即将发生激烈矛盾的氛围,这恐怕才是幕后黑手更希望看到的结果——在国际上制造俄土关系紧张的舆论,使人们对叙利亚战局的确定性产生怀疑,保留美国相关势力在叙利亚翻盘的一点点渺茫的希望。


    而在欧洲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呢,乍一看又是跟ISIS这个恐怖组织有关,但是我们把另外的几件事情联系起来,可能会了解更多。一件事情是IMF总裁拉加德因为一起渎职案被判有罪,当然暂时不需要服刑,还可以继续任职;另一条则是上周,听说美联储又发行了两万亿美元的债券。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欧洲也是恐怖袭击频发,而美联储也恰好是这个时候发行了大约价值四五千亿美元的债券(当然我就不说后来半个月左右发生的事情了,哈哈)。我们之前的判断: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我国境内那些跟华尔街资本集团勾结比较密切的企业就开始疯狂套现,而临近年底中国政府也收紧了美元外流的渠道,这些都可以说明华尔街方面已经开始非常迫切地组织美元回流了,而美联储加息及加息之后的美国各种交易市场的上涨也充分说明美元回流对于华尔街资本集团的迫切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把拉加德的新闻和欧洲暴恐的新闻综合起来看,指向就比较明确了。——给各种手里还有钱的人们制造麻烦,恐吓他们把钱拿出来,回流到美国供华尔街资本集团使用。


    但是为什么这些事件都集中在一起发生了呢?这还得说,跟19号美国选举人团正式投票有关。在这次选举人团投票的过程中,事前白宫配合着华尔街资本集团一起造势,目的就是为选举人团反水做铺垫,但是最终的投票结果简直是狂扇华尔街的耳光。确实发生了史上最严重的选举人背叛事件,但是背叛川普的只有两票还不是投给希拉里,而背叛希拉里的却有四票,算是给了点面子没投给川普。这不仅仅是选举人团反水失败的表现,如果华尔街控制力还在,即便是反水没成功,但却是绝不会出现背叛希拉里的事情的。背叛希拉里的选票超过背叛川普的,只能说明华尔街操作了半天,他们的控制力还不如川普的,这绝对会影响到华尔街在全球事务中的威信。而这种威信一旦失去,对于华尔街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为了维护一下华尔街在各国心目中的权威,也有必要制造一些令全球震动的事情,而恐怖袭击集中爆发的效果是最大化的。在心知肚明的各国政府那里,这是一种红果果的威慑,要不要掏钱买平安,相信各国心里也都在认真考虑;而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眼里,这是恐怖分子的示威,也足以抵消叙利亚反恐的巨大成果,同样也是一种维护美国权威的作用。因此,最近欧洲,尤其是比利时加大反恐力度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而纽约那里跟着忙活,估计是华尔街也防着自家出事儿,毕竟这时候后院起火,从欧洲跑出来的资金还指不定去了哪儿呢。  


    国内的金融行业造势还在热热闹闹的进行着,不过看起来浪头有限呐!这里要多说一句,兔子现在是肥得流油的,所以金融系统出不了事儿;但是把金融系统搞成这幅熊样的管理人肯定要负责,适当的金融系统负面消息有助于追责。


    况且,恐怕不用别人忙活,资金链的紧张足以让这些专坑老百姓血汗钱的金融机构负责人承受不小的压力,大家不用为自己手里的小钱钱紧张,只要暂时远离股市期指一类,国家那里挂名的金融机构还是暂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