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冰火索尼:裁员 卖楼 昔日王者还能撑多久?

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似乎还不足以拯救索尼。今年的索尼在影业上凭借《毒液》上演了一场绝地反杀,初代PlayStation游戏机的复刻也为索尼的游戏业务送上了最好的25岁祝福。然而索尼却依旧没在这个冬天躲过人们挥之不去的“问候梗”——“索尼今天倒闭了吗?”当索尼再次被曝裁员时,人们才发现,真实的索尼背后,其王牌移动业务已被远远地甩在了队伍的“Other”栏里,吸金的影业也一路被碾压。

老总部裁员

在裁员面前,没人还会讲情分。据科技网站GSMArena 12日的报道称,索尼移动通信为将成本减半,计划从瑞典营业处裁员200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最先选择了瑞典隆德,而这一地点正是索尼移动的“前任”总部。

裁员的想法早已有之。此前索尼母公司便就亏损问题提出,计划在未来几年将瑞典营业处的支出削减一半。而隆德营业处的副董事斯蒂芬奥尔森则表示,成本减半并不意味着裁掉一半员工。索尼正在审查这项计划,具体细节还未敲定。

对于索尼移动业务而言,寒冬早已随着索尼手机销量的逐年下滑而到来。数据显示,去年索尼的手机销量为1350万部,但今年8月索尼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索尼手机销量只有200万部,甚至比去年减少了140万部。更重要的是,索尼还重新调整了今年的销售目标,预计将达到900万部,但这个目标在今年初的时候还是1000万部。

在全球销量前十的行列中,索尼已经悄然消失,属于它的地位也已经变成了那令人心酸的“Other”一栏。通信专家项立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目前整个手机业务都处于全线崩溃状态,而索尼如今的境遇首先在于,其产品本身的能力已经显出不足,例如目前已经是全面屏的时代,但索尼依旧是老样子,没有跟上潮流和时代。

“另一方面,后起厂商奇迹赌场不能提现如华为有强大的综合实力,OPPO、vivo有强大的渠道,但索尼却在这些方面存在短板。更重要的是,索尼的价格却并未实惠多少,几乎与华为的顶级产品接近,因此在市场反应慢、品牌渠道投入低下、综合实力疲弱的基础之下,索尼也逐渐被越落越远。”项立刚称。

三轮驱动

科技界一直有一个梗,“超级企业卖大楼”,而自2010年开始便直线下滑的业绩也让以“黑科技”而闻名的索尼不得不选择这条老路,自从2013年索尼出售了自己的美国总部大楼之后,卖楼的举动便层出不穷。也正因此,今年早些时候,业界一度传出消息称,索尼将放弃手机业务。

这一消息得到了索尼的否定,当时索尼CEO吉田宪一郎明确地否认了退出智能手机市场的传言,而就亏损的智能手机业务他表示,将以相机功能为主提升商品竞争力。包括将借助5G,打响翻身仗。值得注意的是,索尼的移动业务也曾出现过短暂的回暖,就在去年一季度,索尼的移动业务利润达到36亿日元,虽然可能杯水车薪,但却同比增长了771.3%。

虽然移动业务如今一塌糊涂,但好在东边不亮西边亮。一直在亏损的泥潭里翻滚的索尼影业今年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救世主”《毒液》如约而至,目前全球累计票房超过8亿美元,但其成本仅为1亿美元,《毒液》成了电影届一匹名副其实的黑马。

而今依靠《毒液》扬眉吐气的索尼也让人们认识到,索尼拥有的漫威角色不止蜘蛛侠,还有漫画中与蜘蛛侠产生联系的900多个漫画角色、而据《Variety》的采访报道称,索尼希望成为“扩展漫威电影宇宙”的成员。如果是这样的话,《毒液》的成功将助力索尼如愿,漫威要被迫将索尼的反派宇宙纳入漫威宇宙体系中来。

另一边,被奉为“索尼大法”的游戏业务也为其“增温”。12月3日零点,索尼PlayStation在香港尖沙咀街头办了一奇迹赌场手机登录个pop-up小活动,宣布复刻了初代PlayStation游戏主机的PlayStation Classic正式在香港上市,与此同时,它也宣布索尼PlayStation品牌开始迈向25周年,而PlayStation Plus的订阅用户数也一直在稳步提升,成为索尼营收的稳定来源之一。

软硬之间

三大业务孰轻孰重,索尼不会掂量不清。今年5月,日本媒体也报道称,索尼新的调整策略已经显现,简单来说就是,大幅增进索尼对游戏订阅和娱乐收入的依赖。

这样的侧重不是没有道理的。2017年,索尼的PS4游戏机在主机市场销量占比达19.64%,稳居第一。但不可否认的是,PS4已经进入硬件生涯末期,2017年,索尼PS4全年销量为1900万台,但较上一财年已经减少了100万台,成为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跌。

与硬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软件正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根据索尼发布的2017财年全年财报,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销售额达19438亿日元,营业利润1775 亿日元,居各项业务之首。索尼自己也称,游戏业务的增长,主要是PS4软件销售及会员增加带动销售额同比上涨18%,硬件的销售并未对利润增加提供助力。

也正因如此,作为平井一夫的继任者,吉田宪一郎在今年4月走马上任时便公布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中期计划,表示要提升公司对游戏订阅和娱乐业务收入的依赖,“吉田宪一郎释放出了明确信号——来自内容业务、软件、服务以及订阅部门的经常性收入很重要,”投资研究公司伯恩斯坦驻香港分析师大卫·戴(David Dai)表示,“这就是推动索尼增长,并维持增长的动力”。

项立刚也认为,互联网分为三个阶段,以PC为核心的传统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以手机为核心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里,中国的领先有目共睹,且也已经过了鼎盛时期,未来就是智能互联网时代,除了手机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智能工具,目前这奇迹赌场最新爆料个时代还没起来,而且索尼的基础感应器仍旧突出,这也就意味着索尼还有崛起的机会。但索尼真正的问题在于创新能力较差且效率低下。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